□南國都市報記者  王龍風 文/圖
  退休職工反映  不到兩年吃喝欠下大筆債務
  該退休職工稱,學校的前任校長陳某詩在擔任該校校長期間,2012年和2013年不到兩年時間,因為在外吃喝就賒賬30餘萬元。另外,學校採購教學設備,外出、培訓等的支出也欠了20餘萬元。該職工還提供了一份據稱是由校總務統計出來的詳細欠款清單。在該份清單上,記者看到,涉及到的酒家共9家。除一家是2010年至2012年7月間消費12550元外,其餘8家消費時間均為2012年至2013年間,而且都詳細列出了消費單數,總計消費單數達到359單,2012年171單,2013年188單,最多的一家酒家消費了114單,被賒賬79445元。
  除酒家外,這份清單上還有兩家煙酒行,其餘的均為學校採購教案及教師用書,到外地學習、複印、教學器材、教學設施等方面的花費,整個清單上涉及的欠款總額569131元。
  該職工稱,2013年9月,陳某詩從校長任上退下。
  記者走訪調查  還有部分酒家的錢仍被欠著
  針對清單上列出的酒家,7月15日,記者走訪了其中的鴻興酒家、金牌老地方海鮮館、杏花園排擋、糠鈺酒家、文瀾春酒樓等。這些酒家有的至今仍被欠著錢,有的已經還清,有的因為換老闆沒法核實。
  文瀾春酒樓老闆告訴記者,之前學校是欠錢了,但現在都已還清了。糠鈺酒家一名主管則稱,他們店這幾年換了幾個老闆,現在這個老闆是今年初剛把店盤過來,所以以前的債務他不清楚。
  金牌老地方海鮮館主管黃先生說,之前學校欠了他們店1萬餘元,去年10月,有人把錢一次性還清了,但卻未索要抬頭髮票。對於清單上的5萬餘元錢,黃先生說,他們可能並非每次都簽單賒賬,有時當場付清錢。
  杏花園排擋的王老闆證實,臨高實驗小學確實欠了他家近8萬元至今未還。印象中由陳某詩自己簽單的1萬餘元,其餘的為學校副校長或其他校領導或老師簽單,這些簽單的消費當中,陳某詩並非每次都來。
  鴻興酒家的鄧老闆稱,學校欠他們近2萬元至今未還。臨高實驗小學校領導或老師到店消費,最多時一桌上千元。
  學校領導回應  還了17萬多已做還款計劃
  該校董冠瓊副校長稱,這些欠賬都是在中央八項規定出台前消費的,規定出台後,學校就按照要求消費了。董冠瓊稱,之前欠酒家的錢都是工作餐和招待費,其餘的他不願多說。記者多次撥打陳某詩的電話,均未接聽。
  副校長王文偉則稱,在酒家的這些簽單消費,他一單都沒簽,這兩年酒家也多次找到校方要求還錢。而陳某詩卸任校長,新校長到來後,學校方面便開始了清賬工作,然後由校總務作出彙總。
  7月16日,臨高實驗小學現校長許智琳向記者介紹,他從去年9月調到該校後不久,就按照縣教育局的要求,成立核賬小組統計學校的欠賬問題。學校成立了培訓學習、外出小組,專門統計這方面的欠賬問題;維修小組統計學校教師設施費用支出問題;工勤人員小組統計教職工開支方面費用;還有一個小組專門統計拖欠酒家費用問題。
  許校長介紹,根據各小組統計彙總,學校總計欠債接近57萬元,按照教育局的要求,他們也作出了還款計劃方案,在保障正常教學的前提下,有計劃地將這些欠款還清。
  縣教育局回應  對這件事“第一次聽說”
  7月16日下午,記者到臨高縣教育局欲咨詢此事,但沒有領導在。記者撥打謝吉紅局長電話,謝局長讓記者聯繫分管領導、副局長李淑芳。記者撥打李淑芳電話後,她表示正在開會,讓記者以短信形式瞭解。記者短信說明採訪意圖後,李淑芳回信:“請直接找校方瞭解情況,會後我局即組織調查”。記者問:難道局裡還不知道這事嗎?李淑芳回信稱“第一次聽說”。
  緊接著記者又問李淑芳該局準備什麼時候調查,她卻回短信稱:“學校已處理。以後再說。”
  臨高紀委回應  會向上級領導反映該問題
  在走訪酒家過程中,杏園春排擋的王老闆向記者介紹,兩個多月前,臨高縣紀委到店里調查賒賬問題,他也把相關單據提交給紀檢部門,但至今紀檢部門還沒給他答覆。鴻興酒家的鄧老闆也向記者表示,紀檢部門也找過他們,他們也將情況如實反饋了,但至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拿回被欠的錢。
  鄧老闆還給記者提供了一份臨高縣紀委今年3月28日下達的關於印發《臨高縣清理黨政機關事業單位賒欠餐費的工作方案》的通知複印件。
  記者在這份通知里看到,該工作方案的清理範圍為歷年來各鎮、加來農場、縣直各機關事業單位和各人民團體公務用餐尚未償還結清的賒欠餐費,重點整治2013年1月以來超標準等公款賒賬大吃大喝行為。
  15日,記者將臨高實驗小學的情況反映給臨高縣紀委常委、縣監察局副局長陳河明後,他向記者表示,會向上級領導反映該問題,再作出下一步處理意見。
(原標題:臨高實驗小學不到4年時間 吃喝賬教學賬欠了57萬)
創作者介紹

ru67ruvs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